从“西北小故宫”瞿昙寺到瞿昙学 专家建言提升河湟文化整体性

中新网 2023-08-19 10:13 8640

18日,瞿昙寺与河湟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研讨会在享有“西北小故宫”美誉的瞿昙寺所在地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举行。

图为研讨会现场。张添福 摄

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出席并讲话,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刘政奎,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原副主席赖明应邀出席,青海省政协主席公保扎西主持并讲话,青海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班果致辞。

班果致辞表示,保护传承瞿坛寺与河湟文化、守好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深入挖掘其中的时代价值,既是延续历史文脉、坚定文化自信的责任使命,也是为实现中国梦凝聚精神力量的内在要求。

在研讨会的主题报告阶段,与会专家表示,瞿昙寺是汉藏文化交融发展的窗口,应以瞿昙学构建为支点,提升黄河文化之河湟文化的整体性。

瞿昙寺:汉藏文化交融发展的窗口

“瞿昙寺是汉藏文化交融发展的窗口。”青海省文物局原副局长周存云表示,瞿昙寺是明初在安多涉藏地区由明朝皇帝敕建的具有汉式风格的藏传佛教寺院,是西北地区至今保存最完整的集土木建筑、壁画、雕刻三位一体且实用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的建筑整体。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文博研究馆员张君奇说,明洪武二十五年,开国皇帝朱元璋敕建寺院,并御题寺额曰“瞿昙寺”,金字大匾至今仍悬挂在瞿昙寺殿前廊门首。

图为专家展示瞿昙寺造像。张添福 摄

之后,永乐皇帝朱棣、洪熙皇帝朱高炽、宣德皇帝朱瞻基等先后下过七道敕谕,永乐年间派遣御用太监孟继等四人奉旨修寺,调集宫廷匠师专司建造。从洪武二十五年建瞿昙殿至宣德二年隆国殿落成历时三十五年(1392年一1427年)的营建,终成气势恢宏、声望远播的名刹。

张君奇介绍,瞿昙寺建筑为三进院落,中轴线上有五座大殿,依次为山门殿、金刚殿、瞿昙殿、宝光殿和隆国殿。寺院内最宏伟的建筑隆国殿及两侧抄手斜廊,是依故宫太和殿之前身明代奉天殿为蓝本建成的,隆国殿前左右对称的大钟楼大鼓楼,模仿奉天殿两边的文楼和武楼(清代的体仁阁和弘义阁)。

瞿昙学:以瞿昙学构建为支点,提升河湟文化整体性

青海省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王化平表示,今年年初,北京大学古代东方文明研究所所长颜海英提出了建构瞿昙学的设想,引发各方关注。

王化平说,经过2000多年的丰富和发展,瞿昙寺所在的河湟地区形成了深厚的文化积淀,丰富的表现形式和鲜明的文化特色,也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建议以瞿昙学构建为支点,提升河湟文化的整体性。”王化平说,河湟文化是一种多元文化模式,多元的民族文化、多元的宗教文化、多元的地域文化是河湟文化的最大特点。

“唯其多元,也使河湟文化展现出零散特点,缺乏一个主题、一个标志性文化形象。”王化平认为,瞿昙寺是在河湟文化母体中诞生的一颗明珠。

王化平分析,从形制上看,宫殿式建筑风格展现了瞿昙寺的崇高地位,放眼河湟谷地,尽管佑宁寺、广惠寺等寺院也是在皇室支持下兴建的,但允许以皇宫建筑风格兴建的建筑群落只有瞿昙寺,瞿昙寺是中央政府权力的象征。

他认为,从文化内容上看,瞿昙寺融汇了汉族、藏族等多民族文化元素,是一种多元一体的文化存在。

“瞿昙寺拥有河湟文化的主要特点,既从河湟文化中诞生,又与河湟文化融为一体,是河湟文化的标志性存在。”王化平认为,瞿昙学的构建不是以一座寺庙成就一个学科,而是以河湟文化为背景、为载体,瞿昙学只能建构在河湟文化的深厚积淀中,以河湟文化滋养瞿昙,以瞿昙学引领河湟文化走向整体,走向辉煌。(完)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